金沙贵宾会vip线路

首 页  > 党建思政  > 理论园地

党建的经典理论

本文由设艺学院…2012-10-17发布在理论园地栏目中 浏览次数


90年,无论如何都不算是一个短暂的时期。这个期间,昔日的社会主义阵营没了;苏联老大哥也没了。以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只有中国、朝鲜、越南和古巴。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基本上完成了第三次跨越发展,走到了全世界发展中国家的最前列,国民生产总值位居世界第二,而且发展势头仍然非常强劲。应了毛泽东那句话: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中国共产党走到今天的辉煌得力于她在实践中一贯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中国实际出发的马克思主义思维;毛泽东思想就是这种思维的国产化自主知识产权。

中国共产党在长期革命实践中不断探索、完善,总结并制度化了行动许多加强、巩固和不断完善党的建设的经验,这些经验使我们的党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伟大的、正确的执政党。这些宝贵的经验表现在这样四个方面:

一、党的支部建在连队(夯实基层党建)。连队是军事战斗部队的基层组织,是一个个军事战斗的移动堡垒。没有党的领导,这个移动堡垒就不能完成党的具体军事任务,更谈不上完成党的最终的政治奋斗目标。1927年,红军抵达江西永新县三湾村的时候,由于当时部队是由农民和旧军队组成,军队基层没有党的组织,党不能完全掌控部队情况。毛泽东决定对军队进行整改,最重要的举措就是决定把党的支部建在连队,重视在“士兵中发展党员”;从而确立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史称“三湾改编”。这是党的政治建军思想的突破性基础建设,一支“党领导的人民的军队”从此诞生。这也是“党指挥枪”理论的渊源。毛泽东在《井冈山斗争》一文中总结说:“红军之所以艰苦奋战而不溃败,‘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现在我们国家直接统帅三军的中央军委就是隶属于中央委员会负责领导和指挥军队的最高结构。

这个理论是引导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走向最后胜利最早的经典党建理论。这个理论在改革开放后更加发扬光大,在非公经济单位也成立了党的基层组织。

“支部建在连上” 是建党、建军的一项基本原则和制度。1927年9月,毛泽东同志率秋收起义余部挺进井冈山途中,有感于南昌、秋收起义相继失败,“这是缺乏革命中心力量招致革命失败的血的教训”。遂确定在江西永新三湾村改编部队,实行“支部建在连上”:在连队设党支部,在优秀士兵中发展党员,在班排设党小组,在连以上设党代表并担任党组织书记。这就在部队建起严整的党组织体系,为党全面建设和掌握部队提供了可靠组织保证。后来,毛泽东等在领导“工农武装割据”斗争中,深切体会到“红军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经过实践总结,“支部建在连上”逐渐完善,遂纳入1929年底古田会议通过的决议案并形成定制,成为建党建军的基本原则和制度延续至今。80年来,尽管我军的体制编制、官兵成分、使命任务和社会环境等发生很大变化,“支部建在连上”的某些内容形式亦有所调整,但其基本精神却是光耀古今并予未来以深刻启迪。“支部建在连上”,确保了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大大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编辑本段基本内涵1、是“党指挥枪”的根基

党支部是“党指挥枪”的组织根基。任何时候都要把党支部建设作为军队建设强本固基之举抓紧抓好。古田会议决议明确,为纯洁党的队伍、坚强党组织,发展党员须改变官长“一概拉进”、士兵发展趋缓的倾向;强调“为了红军的健全与扩大,为了斗争任务之能够负荷,都要从党内教育做起”,明确有计划地在党内进行马列主义和党的正确路线教育,反对党内的错误思想,“提高党内的政治水平”。这些都是由党支部所处的基层领导核心和前沿堡垒地位,及其作为党联系官兵的桥梁和纽带直接担负着宣传、组织和团结群众的功能所决定的。实践证明,“支部建在连上”是把“党指挥枪”原则落到基层、“达于士兵”的最佳组织形式和制度机制;抓好党支部建设,就抓住了基层建设核心以至部队全局关键一环。惟其如此,党中央、中央军委历来强调坚持“支部建在连上”并紧抓不放,不仅在战争年代取得节节胜利,和平时期也经受住了复杂严峻的考验。进入新世纪建军治军仍须坚持“支部建在连上”,把每个党支部都建成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坚强组织者、有力推动者、模范实践者;无论形势任务怎样变化,体制编制怎样调整,干部战士怎样更新换代,都应巩固党支部在基层单位的核心领导地位,充分发挥指导员的“党代表”作用,保持一支素质优良相对稳定的党员和干部队伍,为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任务,提供可靠的组织和制度保证。

2、是基层制度建设的关键

加强制度建设至关重要,任何时候都要坚持和落实党支部建设的规章制度。古田会议决议规定“每连建设一个支部,每班建设一个小组,这是红军中党的组织的重要原则之一”。要求“在组织上厉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生活”;党组织要把集体领导和个人负责相结合,委员之间保持实质上的一致;上级党组织决议要迅速传达到下级组织和党员中去,下级须详尽讨论,拿出执行办法;支委会每月规定支部大会及小组会讨论的材料和会期,党内发扬民主须尽量发表意见、弄清是非,形成“反映无产阶级之积极活泼的爽快的精神”,但须坚持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反对极端民主化和非组织观念,等等。军队党建史表明,科学可行的党建制度是党建规律的反映和成功经验的总结;制度建设抓好了,党的建设才能获得可靠的制度支撑和机制保证。我军在实行“支部建在连上”实践中形成的支部组成、集体领导、报告工作、述职评议、民主生活、党日党课等一整套制度,其基本精神和规定是务实有效的,应当始终不渝坚持下去。同时,也应联系新的形势任务需要,把坚持与改进、继承与创新辩证统一起来,对其中不合时宜的某些规定,积极稳妥地加以改进、完善和创新,不断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做到在坚持中发展,在发展中坚持,藉以永葆其生机活力。据此,中央、军委几次修订颁发的《军队政治工作条例》,对“支部建在连上”有关内容时有调整充实。尤为重要的是,坚持“支部建在连上”,既要建章立制,更要按章落实。要教育引导党员干部把握学好规定、身体力行、养成习惯、支书带头、经常督察等环节,防止重立制轻落实、有章不循另搞一套、搞形式主义和繁琐哲学等不良现象。

3、以部队建设为中心任务

党支部建设不能脱离部队建设中心任务,任何时候都要着眼推动部队全面建设和战斗力水平、紧密联系基层实际来展开。这是由毛泽东揭示的党的建设要联系于党的政治路线进行之规律所决定,是党的十七大明确的党建总方针所要求的。事实上,“支部建在连上”本身就是在党领导的武装斗争中应运而生,在党支部带领官兵建设基层、完成作战训练等任务实践中发展完善的;党支部建设紧密联系于部队中心任务,围绕履行军队职能,把着眼点和落脚点放在推进基层建设全面进步和战斗力水平不断提高上,才能充分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因此,《政治工作条例》明确要求,党的建设必须围绕部队现代化建设中心、遂行使命任务开展工作。《军队基层建设纲要》也规定,党支部不仅要增强解决自身问题的能力,还要增强领导单位全面建设的能力和带领官兵遂行作战任务的能力。这就要求在坚持“支部建在连上”的实践中,注重把制定党建措施与基层建设发展目标统一起来,把解决影响党支部凝聚力战斗力的问题与解决基层建设的突出矛盾结合起来,把落实基层党建规章制度与贯彻执行条令条例一致起来,努力实现党支部与基层单位同步建设、协调发展的良性循环;注重围绕现代化建设这个中心、做好军事斗争准备这个龙头、提高战斗力这个根本标准,与时俱进地改进完善“支部建在连上”的具体制度,跳出重支部建设轻基层建设、重思想政治领导轻军事行政领导等误识和套路,防止把抓党建与抓军事行政工作割裂开来的“两张皮”现象,以基层建设全面进步和战斗力提高,作为党支部建设和领导工作的重心,作为检验“支部建在连上”成效的根本尺度。编辑本段理论发展 1927年9月,秋收起义部队在三湾改编时,毛泽东创造性地提出“支部建在连上”的原则,对实现党对军队的领导,奠定了重要的组织基础。

1929年12月,毛泽东主持制定古田会议决议,从理论上阐明了党对军队领导的原则,并从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确立了党领导军队的一些基本制度和措施。

1932年9月12日,《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关于红军中党的工作训令》中,第一次出现了“保障党在红军中的绝对领导”的字句。

1938年11月6日,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毛泽东又在《战争和战略问题》中,毛泽东针对张国焘同党争权的历史教训,提出:共产党不争个人兵权,不要学张国焘。但要争党的兵权,争人民的兵权,并形象地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原则表述为“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 邓小平同志曾反复强调:“军队任何时候都要听中央的话,听党的话,选人也要选听党的话的人。军队不能打自己的旗帜”。江泽民同志也多次强调:“加强军队建设,最根本的就是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江泽民同志在担任军委主席的15年中,明确提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永远不变的军魂”。

2004年9月21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胡锦涛同志在军委扩大会议上指出:“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建设和发展的首要问题。我们对这个问题要始终关注、抓住不放,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有丝毫含糊和动摇”。

历史意义

“支部建在连上”的原则是由中国共产党的宗旨和人民军队的性质决定的。坚持党指挥枪、即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原则的基本精神,一是人民解放军必须完全地绝对地无条件地置于共产党的领导之下,任何情况下,决不允许军队闹独立性,决不允许任何个人向党争兵权;二是除共产党和她的助手——共产主义青年团的组织,可以根据党中央委员会的指示在军队中工作以外,其他政党都不得在军队中发展和开展工作;三是人民解放军的一切活动都必须服从于和服务于党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重申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原则,强调“支部建在连上”、“党指挥枪”是人民军队的建军之本,立军之魂,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有丝毫的动摇。

80年前,毛泽东同志亲手拟定的古田会议决议,意蕴丰厚、思想深邃,为建设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奠定了思想理论根基。“支部建在连上”就是决议正式确立并传承至今的重要党建原则和制度。重温决议关于“支部建在连上”的精神,对于深入开展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大力加强和改进基层党的建设至关重要。

二、党的民主集中制的决策原则。民主集中制最早是由列宁创建的。中国共产党从成为共产国际支部时起就自然接受并实行了这个制度。《党章》对此作了明确的规定: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全党服从中央;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中央委员会是最高权力机构由选举产生;党的机构实行集体领导与个人负责相结合制度;禁止各种形式的个人崇拜。正是因为党坚定不移的实行这个制度,毛泽东在遵义会议上走上了领导岗位,从而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民主集中制是一个博采众长,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议行合一的决策制度;是符合唯物主义认识论规律的科学制度。这种制度解放后已经成为国家生活各个方面的一切议事决策活动的根本原则了。

三、精兵简政思想。1941年夏,陕甘宁边区副主席,无党派人士李鼎铭先生在边区参议会二届会议上提出“精兵简政”议案,受到与会者普遍支持;毛泽东批示:“这个办法很好。恰恰是改造我们的机会主义、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的对症药”;后来,毛泽东又把这件事写进其伟大著作《为人民服务》。1948年,暂居香港的郭沫若先生在他的《洪波曲》中也有关于“精兵简政”的台词:“只要肯认真抗战,这种精兵简政,分头并进,似乎也要更合理些了”。今年4月份,中央提出治理庸官懒官,就是在新形势下继承发扬和贯彻执行精兵简政思想的新的伟大实践。

事实上,精兵简政的实践,毛泽东在“三湾改编”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三湾改编”时,毛泽东就把一个师改变成为一个团。加上党支部建在连队,红军的战斗力在没有增加人员、装备的条件下,由于资源的科学合理配置得到了空前的整合加强。我以为,在和平建设时期,精兵简政的关键是制度化、常态化而非搞运动。

精兵简政是政府的最佳结构模式。精兵简政可以促工作效力,促开源节流,促亲民爱民,促廉政勤政,促政通人和。“

人自归仰如众星拱北辰也”(见《朱子类语》卷23)。精兵简政是深化改革的需要;是持续发展的需要;是为人民服务的需要。

四、统一战线思想与理论。“一个有纪律的,有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的,采取自我批评的方法的,联系人民群众的党;一个由这样的党领导的军队;一个由这样的党领导的各革命阶级和革命党派的统一战线;这三件是我们战胜敌人的主要武器”(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论人民民主专政》是毛泽东为新中国成立而写的一部伟大论著。其实,毛泽东“统一战线”思想的伟大实践,我认为至少可以提前到“三湾改编”。那个时期,红军的组成很复杂;主要由农民武装暴动和旧军队人员组成。“三湾改编”时,规定了官兵平等、不准打骂士兵、经济公开、开会士兵有发言权等对于缓解、化解军队内部矛盾起到很好的作用;达到了基本统一思想,统一行动,从而形成统一战线,加强战斗力的目的。其中不少规定演变成后来著名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重庆谈判的胜利归根结底是党的统一战线政策的胜利。没有统一战线的坚持与贯彻,没有各民主党派的支持,中国的命运或者将会是另一个样。我认为,重庆谈判(统一战线)的胜利,可以与遵义会议毛泽东走上领导岗位的划时代历史意义媲美。中国共产党和她领导的人民军队和人民从战略相持转为战略进攻,经过“三大战役”最后建立新中国------“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重庆谈判时期的统一战线胜利功不可没!

纵观九十年,统一战线思想不仅是处理内政的指导思想之一;而且也是处理国际外交事务的指导思想之一。最经典的当属毛泽东提出的“三个世界划分”理论。随着前苏联的解体和中国的改革开放与市场经济,世界的政治、经济、外交都呈现多元化趋势;结成适应性强的各种各样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统一战线是唯一的明智的选择。北约、欧盟、AEPC、G20、金砖五国、博鳌论坛等等,都是统一战线思想在世界政治经济领域的实践价值基础。

搞同统一战线是我们中国的拿手好戏。2400年前的战国时期,我们就有了“连横合纵”的观念与实践。毛泽东精通中国历史,对这个思想的精髓深有感悟,烂熟于心;用起来自然得心应手,事半功倍。

社会主义新时期国内统一战线思想表现为十六字精神原则:“长期共存,荣辱与共、互相监督、肝胆相照”。我把这十六字再精简一下为八个字:共存共荣、民主监督。

“统一战线”思想是毛泽东人民观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九十年党史中战无不胜的指导思想之一。